冷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冻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大鹏笑声是刚需你看我的喜剧能笑是我的幸运

发布时间:2020-12-25 20:24:55 阅读: 来源:冷冻机厂家

大鹏:笑声是刚需

大鹏的喜剧没有任何夸张的内容,而大都来自严谨又精确的设计,这让笑声都显得扎实。从这个角度上说,他是笑声和欢乐这种刚需本分的制造者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温天一

大鹏。《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董洁旭 摄影

大鹏并不叫大鹏。

他真正的名字叫做董成鹏,但人们似乎已经忘了,这个听起来四平八稳的名字,与眼前这个人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生活中的他,看起来更像是董成鹏,那些在银幕上或者节目中抖出的机灵和逗趣表情,仿佛都被一张无形的洗脸巾擦拭得干干净净。他的五官平淡斯文,透过眼镜向里面望进去,幽深处还带着一丝严肃。

他最擅长的表达方式是以一种喜剧的手段演绎有些悲剧底色的小人物,所以,在他演绎的那些令人啼笑皆非的角色中很容易让观众看到自己。7月下旬,他又一次出演了一个这样的小人物,和范伟一起出现在电影《父子雄兵》中。

中国父子

“父亲是军人,那么孩子的名字里一定得有一个与之相关的字眼。”

这是电影《父子雄兵》里的一幕,父亲的老战友们回忆起他们当年聚在一起,集思广益给范英雄初生儿子起名字的故事。

有人希望他长大后成为一个伟大的人,于是打算叫“范伟”。

还有人觉得范伟太简单,后面应该再加一个“琪”字,并且用着结巴的语气念着,“范范,范玮琪”。

有人希望孩子健康,叫“范健”。

最后有人提议干脆就用“兵”字:“范兵兵”。

当然最终,他被叫做了“范小兵”。

“范英雄”与“范小兵”是一对父子,老爸曾经是缉毒军人,因为一次意外从此折戟沉沙,大隐隐于胡同世俗;儿子看起来油腔滑调不务正业,却满脑子创业理想心比天高。他们在隔膜与对立中一路跌跌撞撞,最后却联手完成了一次看似绝不可能实现的英雄梦想。

在拿到《父子雄兵》的剧本之前,大鹏已经有整整两年没有作为主演的作品问世,在令他声名鹊起的电影《煎饼侠》之后,他在冯小刚、徐克等人的电影中演绎着大大小小的角色,让那些或古装或现代或夸张或奇葩的人物在自己的身上做一个短暂的停留,然后抽身而退。

起初,他本想一心沉浸在自己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缝纫机乐队》的创作中,那是一部彻头彻尾都烙印者“Made by 大鹏”的作品。不仅仅意味着《煎饼侠》之后,他在喜剧创作领域上的探索与拓展,并且还寄托了他从少年时代一直延续至今的音乐梦想。但当《父子雄兵》的剧本摆放在他面前之后,大鹏很快地做出了饰演剧中范小兵的决定。

按照他的理解,范小兵绝不是一个特别“讨喜”的人物,他怀揣“满腔热血”,但却始终“一事无成”。但看着那张略带油滑的面孔,你又绝对不会觉得陌生,他似乎是很多当今80后、90后青年们的缩影。身处一个飞速运转的社会与时代中,一边恋恋难忘着儿时的梦想,一边又被各种“成功学”的鸡汤洗脑,跃跃欲试着要在这个网络时代做出一番暴富的名堂。并且,他还拥有一个满脑子都是旧时代价值观、但却始终不愿意做出一丝一毫妥协的父亲。

“我被这个剧本打动,是因为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在中国的大银幕上看到一个典型的谈论父子关系的故事。”大鹏这样对《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中国国民式的父子关系”,是大鹏在“喜剧”与“愉悦”之外,贴在《父子雄兵》上的一个重要标签。“我小时候看过“二子开店”系列,陈佩斯和陈强合作的,但从那之后就几乎再也没见过中国喜剧的父子档。”他随后补充道。

“二子”系列是陈佩斯、陈强父子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创作的系列喜剧,在散发出幽默与智慧的同时,也在故事桥段中隐隐投射出改革开放大时代的云影天光。而《父子雄兵》也在表达父子情怀之外,囊括了大量当下时代的笑点,比如碰瓷、微商、创业、拆迁等等。

“在西方文化语境里,父亲可能会对儿子说,我爱你,然后彼此给予对方一个满满的拥抱。而我们中国的父辈们都比较传统,即便心里面有‘我爱你’,但极少会真正表达出来。这部戏里的父亲对于儿子有着一种规划,但儿子却对自己有着另外截然不同的要求,于是父亲觉得儿子不务正业,儿子憋着一口气偏要证明自己,误会便越陷越深。”大鹏这样描述着他理解中的“中国式父子关系”。

从儿时的亲近,到长大后的隔膜、压抑、误会与不解,这几乎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亲子关系命题。“看电影的时候,你一开始会笑,但笑着笑着就会有点敏感,从心里觉得怎么电影里的范小兵和范英雄看起来有点像我和我爸啊,它确实折射出了我们这一代中国年轻人和父亲之间的爱恨交织。”大鹏这样描述说。

去年冬天,大鹏回到自己的家乡吉林通化拍摄电影《缝纫机乐队》,作为导演与主演,他日日在片场忙碌,但几乎每一天,他都会在片场见到自己的父亲,“我就忙着我的事,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回头,就看见他在那默默站着,也不说话。”直到他工作结束离开的那天,很多亲戚与儿时伙伴、同学都来送行,但这一次,大鹏没有在人群中看到父亲。后来他的叔叔告诉大鹏,“你爸就是不想让你看见他,因为这种场合见面肯定免不了分别的仪式,比如拥抱什么的,他不想有分别,所以干脆不见。”

那个瞬间,大鹏有点恍惚,他想到了《父子雄兵》在喜剧之外的另一些情愫,欲说还休,但却始终在心底氤氲不散。

人间喜剧

大鹏最初的梦想并不是电影。

他热爱音乐,至今仍然。

喜剧似乎是他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并且被大众所熟知的方式,但却并不是他原本的方向,而是带有一点歪打正着的微妙落差与“退而求其次”的精心设计感。

大鹏是东北人,但就像并不是每个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一样,也并不是每个那片白山黑水中生长出来的人都会讲段子和唱二人转。事实上,生活中的大鹏并没有一点地域特征,他说话几乎没有东北口音,看上去,那张面孔也不自带喜感,白净,平淡,架起一副眼镜,他很容易就将自己隐匿在人群中。

在他的成长背景中,唯一能够与“演艺”行业建立起联系的是他的妈妈。她曾经是一名评剧演员,在儿时家乡的戏院里,他看着母亲装扮起来,在台上唱《白蛇传》,拖着高腔,扬起水袖,带着一种陌生而又略显突兀的美丽——那几乎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见识到舞台的魔力,它将一个他生命中最熟悉的、日日洗衣烧饭的女人,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但随后命运很快翻转出了另外一面。

重庆眼科的医院网上预约

郑州乳腺炎医院

广州建国医院男科的资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