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冻机厂家
热门搜索: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此生与游戏有染——记三位独立游戏人的故事资讯生活

发布时间:2019-05-07 20:20:24 阅读: 来源:冷冻机厂家

  中国娱乐网游戏讯 今年,Game Jam 48小时极限开发大赛中国赛区将于6月16-18日开赛。本届Game Jam将在全国九个城市同步举行,与往届相比,规模又大了一些。但这条消息似乎没有在国内游戏圈引发多大的波澜。

  可对于某一群人来说,他们却可能为这一天的到来,筹备了好几个月的时间。这群人,在现实中的身份各异,但外界对他们有一个统一的称呼——独立游戏开发者。

  赛前,作为本届上海站协办方的晨之科,采访了三位身份各异的报名选手。希望可以从他们的故事里,尽可能地还原出现在国内独立游戏开发者们的所思所想,以及生存状态。

此生与游戏有染——记三位独立游戏人的故事资讯生活

  张烁

  巡音网络 制作人

  6月的上海,将夏未夏。

  亚热带季风气候造成的多雨,让上海的空气中一直带有些许的湿热,却还没到烦闷得让人感到难受的地步。自打进入6月之后,张烁的内心就开始有些躁动,亦或夹杂着些许兴奋和焦虑。他这些繁杂的情绪,跟这还未正式入夏的季节无关。

  90后的张烁,现在是一家手游创业公司的主策兼负责人。6月20日,他负责的项目——《幻想计划》即将开放首次技术性测试。他的团队连带他都处于一种莫名的层层叠叠地焦虑状态之中,用他的话来说“坐立不安,时不时就想再多测几次,再多修几个BUG。”这个未婚的年轻人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像足了一个等在产房外的父亲。

此生与游戏有染——记三位独立游戏人的故事资讯生活

  而他另外一重的焦虑则来自于——他报名了Game Jam上海站的比赛。

  “测试时间定了,无法更改,这是要对我们投资人负责的。但对于我来说Game Jam又是我另外一层的梦想。左手、右手,你说割掉哪个?”在极其紧张的测试节点前,完完整整的抽出48个小时对张烁来说,是极奢侈的一件事情。况且参如果真要参赛的话,他可能需要他现在团队的三分之一甚至于半数的人员抽出时间进行支持。

  张烁对独立游戏的执着,源自于他学生时代的经历。如今看上去“宅”气十足的张烁,首先感谢的便是他开明的父亲,从小便没有对张烁做过多的限制。到了大学时代,张烁已不再满足全机种制霸、上千款游戏全通这样小成就。魔兽争霸III地图编辑器的出现让他发现了一个新的方向,对于日本ACG内容的熟稔程度不下于游戏的他开始将两者结合,于是“魔法少女超?乱斗”这张RPG地图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诞生了。“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台词,为了这个我把相关动画看了2遍以上。”张烁至今对自己那段废寝忘食的岁月记忆犹新。

  由魔兽RPG地图作为引子,张烁开始学习如何制作一个完整的游戏。从策划、美术到编程,一人团队的张烁成为了一个全能型选手。“以前制作的小游戏都是丢在下载站就不管了,每天能有几百下载吧。这些作品没有带来任何收入,全是凭着自己的喜好在做。”已经进入商业游戏领域的张烁,现在对于曾经的小游戏作品依然念念不忘,“等处理好现有的内容,我准备将之前的小游戏移植到‘幻想计划’的主城里,让现在的玩家也能玩到我之前的作品。”

  当话题落到“商业游戏”上时,白羊座的张烁并没有逃避,而是抛出了一套自己的理论。“我觉得收费跟游戏品质无关,不是说一个好游戏收费了商业化了就不是好游戏了,一个烂游戏再是免费也不能给它打10分啊!”保持独立游戏之心做商业游戏是张烁反复强调的一个点,“保证个人独特的风格,保持人性,做出一款有变化性的游戏,才是好游戏。”

此生与游戏有染——记三位独立游戏人的故事资讯生活

  “其实也有妥协的时候”,张烁在采访的最后坦言,“但这时候买一杯咖啡,放空自己,去玩玩主机游戏3A大作,你会重燃起自己做游戏的激情。你想做好游戏的时候就一定会有办法。”至今张烁还保持着每周体验几款各类不同游戏的习惯。“要保持自己的独立游戏之心,玩游戏和参加Game Jam都是好方法,但两者的前提是一样的,都要时间允许啊。”

  邸锐

  游七网络CEO

  36岁的邸锐,现在主要从事Hololens即mr混合现实方面产品的开发,这个工作内容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已经脱离了游戏行业。而对于已经奔四的他来说,游戏就像是一个永不破灭的梦想,可能会伴随他的终身。

  邸锐算是Game Jam“元老级”的参赛选手了,从国内举办第一届Game Jam开始参与,至今他就漏掉了2次。“参加了那么多次,却没有得过一次奖。”谈到这个,邸锐难掩语气中淡淡的失望,但随后他释然到。“最开始肯定是希望得到肯定的,开始参与年轻嘛!心高气傲嘛!后来次数多了,对于得失心就放的很平了。”邸锐认为在比赛中获得最多的感悟是逐渐开始变得能够变得表达自己,能够做一些平时做不到的事情,他指的是可以在参赛的游戏中加入一些平时能以碰触的艺术性的内容。

此生与游戏有染——记三位独立游戏人的故事资讯生活

  “其实我觉得像国外Game Jam那样没有奖也挺好的,这样大家的功利之心都会放下,平时我们的功利心都太重了。”至于本次比赛,邸锐目前为止还是没有确认是否能够最终参赛,但“先报个名再说”已经成为他的一种习惯。

  高中时代的邸锐已经开始制作属于自己的游戏,“开始么就是抄嘛,做的是冒险类的,类似于吃豆人的那种。”为了在那个网络还不发达的年月寻找资料,邸锐跑遍了大大小小的旧书市场。“但那个时候哪有教你做游戏的书呀,只能买来编程的书籍自己参悟。

  邸锐如今的公司为了生存已经从游戏转向到商业外包业务,而他曾经制作的游戏《符文大陆》如今在网络上也已找寻不见,但他对于游戏依然难掩心底里的喜爱。“以我而言,我自认为没有资格评价,不管是独立游戏还是商业游戏。但我觉得这是一种社会分工,商业游戏产生价值,独立游戏创新内容。至于我,现在不会去考虑这个问题,只是想做出一款自己喜欢的游戏而已。”

此生与游戏有染——记三位独立游戏人的故事资讯生活

  张大伟

  龙语游戏创始人

  82年出生的张大伟是不折不扣的中国第二代游戏人,美术出身的他笑言“除了码代码,什么都干过”。曾参与过《石器时代online》IP相关产品开发工作的他,如今正走在创业的路上。他的创业公司的主营业务正是他心心念念十多年的游戏开发,身为制作人的他,所主导的产品则是用他的话来说“具有独立精神和独立思考能力”的独立游戏。

  似乎,他们这一代的从小玩着“红白机”和它的山寨品“小霸王”成长起来的游戏人对于游戏性都有些带着偏执的追求。

  “氪金游戏、数值游戏玩法实在太单一了,我就是感觉太压抑,才开始自己制作游戏。独立游戏开创的是别人没有走过的路,游戏一定要有所突破。”张大伟不经意地强调了“突破”这个词。似乎对于他来说,“突破”不光是在游戏作品上有所作为,而是他正在铆着一股劲,跟游戏圈的某些现象做着厮杀,意图突围。

  他的这股韧劲,在谈到他现在正在打磨地作品的时候,更是显露无疑。从创业初期3个人搭伙而成小团队,到现今的7人,整个团队的人数已经翻了一倍有余。然而所做的事情却似乎没有太大变化。

  “我们之前的几个作品大多都跟物理开发有关,对于物理算法我觉得我们团队已经有一些心得体会。”当笔者试图用“死磕”这个词做个总结的时候,张大伟的声音里也透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小得意。“可以说是死磕吧。只不过我们还在解决更严峻的问题,物理开发中服务器同步的问题,多角色产生碰撞后的结果是我们现在希望跨越的大山。”

  由于现在产品进度的问题,对于本届Game Jam张大伟跟接受采访的两位一样,都是先报个名再说的想法。“不管怎样,我先报个名,有时间一定参加。”参与过几届的他对于Game Jam一直有着特别的感情。“虽然很累,但对团队来说反而是一种调剂和锻炼,而且短时间内可以快速创造出一个游戏,并且立刻能够让其它人体验到,并收取反馈。这是很难得的机会。”

此生与游戏有染——记三位独立游戏人的故事资讯生活

  在整个采访中,笔者观察到,张大伟对于独立游戏的思考一直带有着一种淡淡的文艺气息。不知道是美术出身的原因,还是独立游戏做久了的人都是这样。

  当谈到商业游戏和独立游戏的时候,他认为,在游戏内核中有一种气质,这个跟制作者的精神思考有关。现在外界已经很难分辨和界定有些商业游戏和独立游戏的区别,但是对于爱游戏的人闻一闻味道就能分辨,那股藏在游戏中的气息是无法隐藏的。

  对于独立游戏圈外的人来说,这种鉴定法近乎于玄学的范畴。但对于坚定的说出:“我认为,未来独立游戏一定是会成功的,因为它的发展模式是‘健康’的”的张大伟来说,笔者愿意相信那些热爱游戏的人他们真的能够做到。

此生与游戏有染——记三位独立游戏人的故事资讯生活

苏州三星空调维修

郑州标识标牌制作

曲靖公司注册

青岛婚纱摄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