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冻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极品家丁之孽龙叛父第十一章车内秘史-【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13:58 阅读: 来源:冷冻机厂家

第十一章,车内秘史赵峥看到二弟最后若有所思的看了自己一眼,暗道不好,

但也不敢声张,而且二弟就算知道也不会知道桌下的丽人就是母亲,这样想着赵

峥微微松了口气,只要二弟怀疑其他人,那又如何,他当皇帝的,就算玩弄几个

宫女都没人敢说什么,二弟应该猜到了,但他一定认为是宫女或者女官,赵峥知

道二弟最后看向他那眼是猜出了什么,因为二弟不仅性格比较跳脱像父亲,聪明

才智都不弱于自己,更熟知兵法征战,只是一直没有领兵作战过,想到这里赵峥

笑了笑,然后感受到身下丽人还在机械式的吮吸,对着说道「娘,弟弟妹妹走了」

肖青璇惊醒,张开嘴吐出龙根,咬着银牙瞪着美眸,在赵峥大腿上用出来二

指掐。

「啊……」赵峥疼的低呼了一声,一脸哀求的看着母亲,「娘,娘松手松手,

铮儿错了,错了」

肖青璇看着赵峥,想着刚才自己在子女眼皮底下给大儿子含住龙根,还卖力

的吮吸,不由的叹了口气,自己这辈子是欠他的了,松开了手指。

赵峥看母亲松开手指,又见母亲愣愣的在那想事,就知道母亲在想什么,看

着依旧挺立的龙根,再看看呆愣着微张红唇的母亲,下身对准肖青璇的口中,一

顶,直接进入到了温润舒适的口中。

肖青璇正想着事情突然嘴里有闯进来了一条棍型物体,不由自主的含住抬头,

皱眉瞪着儿子,赵峥看母亲抬头,一脸痞笑说道「娘,你想的没错,你这辈子就

是欠我的,不仅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都欠我」

肖青璇听了,也懒得和他多说,闭上美眸,嘴里开始慢慢的吮吸舔弄,然后

臻首,来回起伏摆动。

……

京城,群玉楼。

告别了林氏兄妹的白少秋正和同窗好友陈德坐在群玉楼的厢房内,房内摆着

一张矮桌,桌上放着精美的食物,不远处一个俏丽的女子在翩翩起舞,身后端坐

着一位女琴师,抚弄着玉手在古筝上弹出幽雅的音律,桌边坐着两男两女,一男

子相貌英俊,但眼中却闪烁着丝丝淫邪,对面坐着一位相貌奸诈的男子,嘴角泛

着淫笑与其交谈,两人分别搂着身边风尘妖艳的女子,女子俏脸通红,微启朱唇,

媚眼如丝。

陈德手在身边妓子胸前鼓捣,淫笑的看着白少秋说道「我刚才下学之后看到

白兄与一少女交谈,那少女确实俏丽,而且纯如出水芙蓉,不知那少女是何人?」

白少秋一手深入妓子私处来回蠕动,一手端着酒杯,听到陈德的话喝了一口

手中的酒,回道「那少女你不认识,但是她爹你一定认识,我是在诗会上见过几

次,今日正巧前去打声招呼。」说完,眼中闪过淫欲,深入妓子私处的手蠕动的

更加快了,一旁的妓子,面如火烧,朱唇不由呼出点点淫声。

陈德看了白少秋身边的妓子一眼,手也渐渐下移也伸向身旁女子的私处问道

「哦,那少女是哪家千金?」

白少秋喝了后酒回道「林府,林三的女儿」陈德一听,探索的手不由的停了

下来「林三?那她大哥就是当今的皇上啊」说完看着白少秋思索了片刻继续说道

「白兄好打算!那少女不但是皇亲国戚,而且十分美艳。」

白少秋看着陈德的神色知道他在想什么,喝了口酒,手中动作更大了淡淡的

说道「陈兄,心照不喧。」

陈德淫笑的看着白少秋,点点头。

之后二人又淫笑着交谈了一会,两人一起离席。搂着身边的妓子进入一间厢

房,二人时常一起玩弄妓子,有时二对一,有时互换。

……

京城洛府

洛敏做在书房内处理公务,而洛凝在闺房内收拾着衣服,准备回林府,一边

收拾,一边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不由的羞红了脸,「那个混蛋小子,都说了婚

后不许这样,半夜还偷偷摸进我闺房,直接强上了我」洛凝一边低声的自言自语,

一边收拾东西,其实昨晚那人闯进洛凝闺房时,除了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强行,

但后来洛凝情动了,也就半推半就了,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满身吻痕,抓痕,牙印,

而且让他在嘴里,私处都射满了精华。

洛远远远的朝着姐姐的闺房走来,看到姐姐在收拾细软,知道姐姐要回林府

了,开口说道「姐姐这是要回夫家啊?」

洛凝瞪了弟弟一样,俏脸羞红的哼了一声,没回答他。

洛远看着人来人往的也不好乱来,只好看着姐姐,收拾细软,看着那丰满的

双峰,挺翘的娇臀,那完美的S型曲线,不由的咽了咽口水,想着姐姐的内媚,

心中一片火热。

洛凝收拾完细软,到书房个洛敏告了回林府有些事,罗敏起身送洛凝到门口。

洛凝看着马车已经停在门口了,便向父亲拜了下「爹,女儿就回林府几天,

而且林府和洛府都在京城女儿随时可以回来看爹的」俏生生的说道「恩,好好。

凝儿你去吧,不用挂心为父,为父现在心宽体胖哈哈哈……对了凌儿什么事

回来啊,挺长时间没到他,爹挺想他的」洛敏看着女儿笑道。

「恩,女儿也想他,今年是他最后一年学艺跟着宁姐姐学艺了,宁姐姐一定

会照顾好他的」洛凝怀念的说道,说完洛凝踏上马车转头对着洛敏说道「爹女儿

走了」,这时门口跑来一个人,口中呼到「姐姐,等等我」。

洛远像一阵风一样跑了出来,对着洛敏拜了下说道「爹,我想和姐姐一起林

府,我去找林暄。」

洛敏看着儿子,抚须点头道「恩,也好,你代为父去林府拜访一下」说着朝

着洛凝说道「凝儿,带着你弟弟到林府代我拜访林府」

洛远一听洛敏同意了,转头看着洛凝,洛凝在洛远出来的时候就俏脸微红,

听到爹爹这么说了,也难以拒绝,只能点点头说道「好的爹爹」

洛远一听,欢呼一声,跳上马车,直接钻进车厢,洛凝对着洛远说了声「爹

女儿走了」

马夫扬起马鞭「驾」马车缓缓想着林府走去洛远坐在车里看着一脸羞红的姐

姐,嘿嘿直笑,然后直接坐在洛凝的身旁,一把搂住姐姐。

洛凝皱着眉头推了一下轻声说道「你走开,不要抱着我」,洛远哪里会放手

啊,反而搂的更紧了,嘴唇凑到姐姐耳边睡到「姐姐,何必这样呢,昨天晚上你

不是还喊着好哥哥,舒服死了?」

洛凝一听脸上红霞更盛了说道「不是说好了,我结婚之后不能再碰我吗?」

洛远无赖的说道「当初你跟三哥的时候,我们确实约定过,但是都多少年了,

我也想姐姐了啊,而且我昨晚才算真正的占有过姐姐一回,况且三哥现在又去高

丽了起码要半年才能回来,期间姐姐寂寞空虚了可以来找我啊!」

洛凝听着不由的想起在没认识林三之前自己和弟弟之间的事,洛远看着姐姐

在想事情,也不打扰,双手悄悄上移,慢慢的覆盖在哪挺翘的乳峰上,慢慢揉搓。

原来没认识林三之前,洛凝是金陵才女,而父亲又是高官,没有时间管教弟

弟,那时候洛凝就接了管教弟弟的责任,那时候的洛远整天无所事事,天天要么

和那些所谓的才子混在一起,整天喝酒,逛妓院,要么就是和地痞流氓混在一起,

打架斗殴,赌博玩乐。

最开始的时候洛敏还会管教一番,后来因为城王爷要对付洛敏,洛敏整天忙

得焦头烂额的,只能把洛远交给女儿管教。

刚开始洛凝管教的时候洛远还听,后来时间久了,有开始我行我素,洛凝有

时候说重了几句,他就直接离家出走,流连青楼楚馆,直到有一次,洛凝训斥了

弟弟几句,洛远一气之下又离家出走,后来衙役跑来洛府,告诉洛凝,洛远跑去

和人打架,伤了条腿,在衙门躺着,请洛凝前去带回。

洛凝当时一听就昏了头了,留着眼泪到衙门将弟弟领回家,请大夫来看伤,

大夫说还好没有伤到骨头,不然的话这条腿算废了,好好养伤吧,洛凝一听一阵

后怕,要是弟弟真的废了一条腿,自己怎么和父亲交代,就在那天,一向温柔的

洛凝第一次举起藤条,将弟弟抽的遍体鳞伤,晚上又带着药膏,留着眼泪给弟弟

抹药。

就这样当时的那顿打把洛远给打醒了,在碰见三哥前不再接触地痞流氓,但

是洛远腿好之后是没去找地痞流氓了,却天天流连青楼等地,青楼是什么地方,

一群公子哥争强好胜的地方。洛凝看着弟弟一天天在青楼里与人争强好胜,家里

天天来人告状赔钱的,最后洛凝没办法了只好去找弟弟好好谈一谈。

那天晚上,洛凝独自一人走进弟弟的房间,坐在椅子上和躺在床上的弟弟交

谈。

「小远,你能不能不要再给家里惹事了,你也长大了,该懂事了」洛凝看着

躺在床上没有形象可言的弟弟无奈的道。

「姐,你这话都说八百遍了,我不出去我呆在家里干嘛?看着大树发呆?」

洛远一脸无所谓洛凝看着弟弟无奈,只能说道「青楼里面有什么好的,你天

天和人争强好胜」

洛远抬头看着姐姐支支吾吾的说道「这个……那个……我就不说了,反正就

是好」

洛凝看着弟弟坚定的说道「你和我说说,到底有什么让你这么怀念天天往哪

跑。」

洛远看着姐姐,只好低声说道:「里面的女人好,会吹拉弹唱,姐姐就是那

些事,我不好深说」

洛凝听着弟弟说的,一脸羞红的说道「就算好,也都是些妓子,你流连什么,

等以后给你找个媳妇你有的是时间」

洛远听着姐姐说道,低下头说道「姐姐,反正我这些事情你不要管了,你快

回去休息吧」

洛凝听完后,一脸羞红的想了许久,最后咬咬牙说道「小远,你只要不去青

楼,青楼那些事姐姐陪你做,但是你要呆在家里好好读书」说完脸上犹如染了血

色。

「啊?」洛远听了姐姐的话呆立在哪里,看着姐姐那绝美的容颜,还有那婀

娜的身段,呆呆看着。

「啊!什么,你同不同意,难道姐姐没有青楼那些女子美吗」洛凝看到弟弟

呆立,心想反正自己已经下定决心了一定要拉回弟弟。

「姐姐你说的是真的?」洛远有些不信的问道。

听到弟弟话洛凝羞的闭上美眸,咬咬牙,坚定的道「真的。」

洛远看着姐姐羞红的俏脸外加微微颤抖的娇躯,知道姐姐说的是真的,内心

一片火热,下了床榻,走到姐姐身边,看了许久,终究抵不过内心的诱惑,伸出

有力的双手,一把抱住姐姐的娇躯,伸头就要朝着姐姐的俏脸亲去。

洛凝被弟弟抱住,娇躯微颤,脸上更是如晚霞般红润,看到弟弟亲来,移开

臻首,说道:「我们要先约定一些事情」

洛远抱着姐姐的娇躯,双手四处抚摸,连忙点头道「姐姐你说你说」

洛凝按住洛远四处乱摸的双手,看着弟弟的眼睛严肃的说道:「第一,你要

好好读书,不要在四处乱混,第二,不要再惹爹爹生气,第三:我们的关系不能

让人知道,第四你不能坏了姐姐的身子,第五:姐姐碰到心爱的人后就禁止此事,

你同不同意?」

洛远看着洛凝说道「姐,一二三我都同意,第四第五能不能不同意啊,姐姐

你有多大的诱惑力你不知道吗,我怕我憋不住」

洛凝坚定的说道「不行,第四第五你也必须同意,不然姐姐以后怎么嫁人,

不然就作废,我回房间休息了你以后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洛远看着姐姐的神色知道她不是说笑,如果自己说出不同意三个字姐姐会立

马起身回房,于是忙不迭的点头:「同意,同意我都同意,好姐姐现在行了吧」

洛凝看着洛远全部同意后,不在言语,只是轻轻的闭上美眸,脸上羞红更胜。

洛远看着姐姐闭上眼睛,就知道姐姐默认了,于是一手抱起姐姐的娇躯向着

床榻走去,洛远将姐姐放在床上看着姐姐羞红的脸蛋,和挺立的双峰,再也忍不

住,一口亲在洛凝的嘴上,洛凝没有接过吻,只是这张红唇任由弟弟施为。

一段深深的舌吻下来,洛远抬起头微微喘气,看着姐姐也紧闭着美眸,嘴里

喘着淡淡的香气,双手便伸向姐姐腰带,轻轻的打开腰带,衣服自动向两边摊开,

一抹粉色的肚兜,暴露在空中,看着肚兜下那一片遮不住雪白,洛远伸出双手将

隔着肚兜,在姐姐的胸前揉捏起来。

「呜呜呜……」洛凝低声的浅吟着,洛远把玩了那对玉峰许久,然后开始将

洛凝的衣物一件件的脱下,洛凝就这样在弟弟的操控下成为了赤裸的小羊羔,那

挺立的双峰,大小适中,粉色的殷桃亭亭玉立,笔直修长的玉腿紧紧的并在一起,

下身私处一抹浓密的黑丝,盈盈一握的腰肢,洛远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美景,这是

他见过最美的娇躯,时间慢慢流逝,洛凝感觉到弟弟一直在看着自己的娇躯,渐

渐的羞的低吟了一声「恩~ 」,终于洛远忍不住了,瞬间脱完自己的衣服,挺立

着胯下棍棒,虎吼一身扑了上去,在洛凝身上四处乱亲,乱摸,乱舔,还留下了

不少轻微的牙印。

「嗯嗯嗯……啊……呜呜……」洛凝被弟弟玩弄的来了初潮,一股春水打湿

了床上的被褥,散发出淡淡的幽香。

洛远忍不住了,搬开姐姐玉腿,挺着棍棒,就往往姐姐雪蛤处顶,洛凝回过

神上来玉手连忙护住私处,急道「不行的,哪里不行的,你答应过姐姐,不能坏

了姐姐的身子」

洛远听到声音清醒过来,看着姐姐,焦急模样,又低头看着自己挺立的肉棒,

苦笑道「姐姐你看~ 这么硬怎么办~ 要爆掉了~ 」

洛凝羞红的看着弟弟下体,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未经人事的处女,哪里

知道那些房中秘术,不禁问道「那该怎么办?」

洛远看着姐姐的红唇说道「姐姐,你可以用嘴把它弄出来」,洛凝吃惊的看

着,说道「那么脏怎么可以?」

洛远知道姐姐没接触过这些,慢慢的劝说,洛凝最后认命似的闭上美眸跪坐

起来,洛远看着姐姐的样子连忙站起来将自己的棍棒插入姐姐的口内。

洛凝被顶的一阵干呕,听到弟弟说道,舔吸弄,来回摆动起伏,舌头围着顶

部打圈打转。洛凝按照弟弟的说法,进行舔弄着。

过了许久,洛远低吼一身,浑身一抖,在姐姐口内的肉棒不住的颤抖着,一

股股精华,射进了姐姐的口中。

「咳咳咳……」洛凝一阵阵咳嗽将口中的精华吐出,但是还有一部分吞进腹

中,感觉一股恶心,趴在床边一阵干呕,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洛远看着姐姐的样子,伸手拍拍姐姐的玉背,说道「姐别吐了,那东西有养

颜美容的功效,」

洛凝干呕了半天没呕出什么,听到弟弟话,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也没那

么排斥了。

休息了许久后,洛凝站起身来,便想回房去,却被弟弟一把搂住「姐别回去

了,今晚就在这陪我一起睡吧,而且洛伯也回老家探亲了,你的丫鬟也早就睡的

和死猪似的了」

洛凝听着洛远的话,点点头,又躺下了,两姐弟盯着床顶一句话也没说,许

久后……

「别闹……小远睡觉,呜呜呜……」洛凝的声音黑暗中传来。

随后传来一阵啪啪啪声。

半个时辰后房间的灯火亮了起来,洛凝的乳沟一片通红,而下巴嘴唇脖子和

胸上面喷射了一堆白色的精华。洛凝捡起地上的肚兜,在身上擦拭了一下,然后

将肚兜塞在枕头底下,重新躺在已经睡着的弟弟旁边,洛远也一手搂着姐姐打起

了呼噜,洛凝美眸望着床顶姐姐睡着。

此后两姐弟,直到遇见林三之前,都保存这种关系,有次在书房偷情差点被

洛敏见到,幸好洛敏刚走到一半就被衙役叫走,而洛凝除了仙人洞和身后的菊花

穴没有被洛远开发外,其他地方都被洛远玩弄过。朱唇,玉乳,玉手,脚弯,玉

足,股沟都被洛远玩个遍,洛远那次之后在遇到林三之前在也没用出去混过。

而洛凝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在和林三确定关系前几乎每天都要被弟弟玩弄,

时常弄的身上四处都是精华,因为私处不让弟弟进入,所以经常被插入口中,咽

入不少精华,久而久之口活越来越精,身体也此十分成熟,媚态十足。

……

马车哒哒哒的向前行走着,马夫手持马鞭,吆喝着,却不知车厢内春光一片。

车厢内,洛远见姐姐在想事情,双手覆盖在洛凝的双峰上揉搓着,毛茸茸的

嘴唇在姐姐俏脸嘴角四处亲吻。随着手中的揉捏,洛远下体渐渐抬起,见姐姐没

有呵斥,洛远更加大胆,伸手去解开姐姐的衣襟。

洛凝感受到胸前一阵蠕动,回过神来发现弟弟早已解开了自己的衣襟,看着

被半解的衣襟,被揉搓的红色的蕾丝胸衣,以及自己傲人的玉兔,深深的沟壑,

无不在诱惑这眼前的男人,洛凝回过神来,抬起玉手「啪」打掉在自己胸前作祟

的狼爪,瞪着眼睛看着洛远。

洛远作祟的手被打掉,抬头看见姐姐瞪着美眸看着自己,也不害怕,嘿嘿一

笑又俯身搂了上去。

「不行,你松手!」洛凝看见弟弟又搂住自己,一边推一边低声呵斥道。

洛远被洛凝推开,看着姐姐决绝的样子,低头看看自己挺立的下身,又抬头

哀求的看着洛凝。

洛凝看见弟弟低头目光跟着看去,看到洛远鼓起的肿大的裤子,脸色瞬间绯

红,又看着弟弟一脸哀求的看着自己,柔软的内心不由的想到弟弟小时候的样子,

有了一丝松动「不行,在马车上呢」

洛远看着姐姐眼神知道有些松动了,于是大胆的拉过姐姐玉手放在自己的胯

下哀求道「姐姐,求你了,我难受!」

洛凝听到弟弟的哀求声,思索了一会,缓缓的闭上眼睛,脸色如晚霞般「你。

你解开裤口吧」

洛远一听,连忙解开裤口,将耸立的肉根掏了出来,直直的指着洛凝,杀气

腾腾的,洛凝睁开眼睛,看着弟弟的棍棒,心里一阵意乱,叹了口气,玉手轻轻

的握住那棍棒缓缓的来回撸动,肉根顶端渗出丝丝淫液。

……

帝王世纪内购破解版

王城英雄无限钻石

绝世武林手机安卓版

消灭都市破解版念灵币

相关阅读